法律研究

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著作权问题初探 | 律师说法

日期: 2022-01-24
浏览次数: 7


文 | 江卫 阮超 高级合伙人律师

 

从互联网时代搜索引擎的算法,到无人驾驶汽车、战胜人类棋手的深蓝与阿尔法狗,甚至一直为笔者所在行业探讨的计算机替代律师提供法律服务,实质都是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给传统行业带来的产业变革。在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中,我国也将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列为未来发展的重点战略。当下,被赋予了学习能力的人工智能已经可以从海量的基础素材(基础数据库)抓取信息后撰写新闻报道(例如腾讯开发的Dreamwriter)、整合不同元素自行创作出新的图案等。但随之而来的是对于传统著作权法的冲击。人工智能的背后实质是算法,是软件,是技术,而非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这与著作权法基于作品创作是基于脑力劳动、作者为自然人的法律体系基础相悖,进而也引发了笔者对于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在著作权法上的几点思考。以下,笔者谨以前述抓取信息后撰写新闻报道或整合不同元素创作新图案为例展开讨论。

 

当然,由于涉及AI的法律问题极为前沿,在法律先天滞后的情形下,本文对新问题作出了探讨,极可能有不当之处。

 

一、人工智能生成内容所涉及的几个主体

 

为便于讨论,笔者先行归纳人工智能生成内容所涉及的相关主体:


 1.人工智能的开发者(“AI开发者”),系指开发人工智能技术、软件或算法的作者。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AI开发者可以是自然人,若符合法人作品的规定,AI开发者也可以是法人。以腾讯开发的Dreamwriter为例,腾讯即为Dreamwriter计算机软件的开发者,对其享有计算机软件著作权.


2.人工智能的使用者(“AI使用者”),系指使用已开发完成的人工智能技术、软件或算法以生成相应内容的主体。同样以Dreamwriter为例,使用Dreamwriter软件生成相应文章的主体即为使用者。


3. 既有作品的权利人,系指人工智能所学习并以之为基础数据库中的单一作品的权利人。

 

二、人工智能生成内容能否构成作品

 

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本法所称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一定形式表现的智力成果”。上述笔者所举例子中的人工智能生成内容亦可分别对应上述条款中的文字作品和美术作品。传统著作权法对于作品的界定经历了从“额头出汗”规则到独创性规则的演变,而独创性是决定人工智能生成内容能否构成作品的关键。无论是腾讯开发的Dreamwriter,还是整合不同既有作品按照特定风格生成(“创作”)新图案的人工智能技术,虽然可能学习了其数据库中既有作品的风格或创作方式,但其生成的内容无疑都与既有作品不同。笔者认为,这两种人工智能技术的实质是AI使用者参与到了内容生成的“创作”过程,哪怕是最低程度的创造性,例如只是在操作Dreamwriter软件的过程中自主输入了部分内容或对既有数据库进行了筛选,都足以使得生成的内容具有独创性,但囿于参与程度较低,甚至在一些特定情形,如不同的人使用相同软件、选择相同或类似的并不具有独创性的关键词,进而产生相同或近似的内容表达等,此时对人工智能生成内容是否还值得运用《著作权法》予以保护抑或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予以规制即已足够值得进一步探讨。对于基于此类的人工智能生成内容能否构成作品还有一道难以攻克的难关,即前述AI使用者对于生成内容的“创作”过程的参与往往在最终生成的内容表达中并未直接体现,生成内容的表达全部由人工智能自主完成。如此一来,AI使用者的参与更类似于一般人类创作中的“灵感”、“构思”等著作权法上“思想”的范畴,而基于“思想表达二分法”的基本著作权法原理,“思想”并不是作品。

 

上述问题在司法实践中目前并未有统一的结论。在北京菲林律师事务所与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的二审判决书【(2019)京73民终2030号】中,就软件用户“仅提交了关键词进行检索,应用软件功能自动生成的分析报告并非传递软件用户思想、感情的独创性表达”,认为不宜认定为软件使用者创作完成,并据此认为此类分析报告系软件利用输入的关键词与算法、规则和模板结合形成的,某种意义上可认定软件“创作”了该分析报告。因此,“该分析报告仍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而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与上海盈讯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的一审判决书【(2019)粤0305民初14010号】中,认为使用Dreamwriter软件生成的文章的“特定表现形式即其源于创作者个性化的选择与安排,并由Dreamwriter软件在技术上‘生成’的创作过程均满足著作权法对文字作品的保护条件”,“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文字作品”。

 

诚然,(2019)粤0305民初14010号因未经二审等因素或许并不具有广泛适用性,但由上述两案中法院的观点亦可看出,目前司法实践对于人工智能生成内容能否构成作品不仅要考虑作品的独创性,还要考虑其创作者是否符合《著作权法》中关于作者的规定。在前述两例中继续扩展思考,未来,如果人工智能发展到了可以完全排除人的参与而自行生成内容的程度,即人工智能无需接收任何来自人的指令或信息即可自行“思考”、“学习”进而生成内容,这种情况下人工智能生成内容是否能构成作品?笔者认为该种情形下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可以符合《著作权法》中关于独创性的要求,但这种情况下人工智能已经具备自主的“思维”,所生成的内容的独创性完全来自于人工智能本身所进行的“创作”,进而需要讨论的就是人工智能(或其背后的算法、技术、软件等)能否被认定为著作权法上的作者。这个问题的本质涉及是否认可人工智能成为法律上的权利主体。这牵涉到更深层次的法律、伦理等领域问题,在全世界范围尚没有形成被广泛认可的共识。

 

三、人工智能生成内容作者的认定

 

如前所述,目前的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尚未能达到完全排除人的参与而自行生成的程度,故对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作者是AI开发者还是AI使用者存在争议。而笔者认为,根据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二、三款规定,“创作作品的自然人是作者。由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视为作者。”由上可知,依谁的意志进行创作,谁就应当是作者(或视为作者)。前述(2019)粤0305民初14010号案中,法院亦据此认定涉案文章是原告主持创作的法人作品。而根据这一认定标准,从参与的时间维度来看,AI开发者由于并未在人工智能生成内容中作出任何贡献从而不应被认定为作者。而如前所述,笔者认为AI使用者在其参与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过程中只要付出了最低程度的创造性工作并具有最低限度的独创性,即应当被认定为作者。

 

关于人工智能生成内容作者认定的更疑难的问题在于非自然人能否成为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作者。对于动物能否成为作品作者的争论已并不新鲜。而在人工智能领域其所生成内容系由算法等决定。而基于著作权法本身鼓励自然人创作、保护其创作的作品的权利的立法根本目的,似乎难以对《著作权法》第十一条中的自然人作出扩大解释。笔者亦认为只要人工智能还不是完全摆脱人的参与(尤其是创作意图、创作意志)而自行完成创作,人工智能背后的算法、软件等就不能成为著作权法上的作者,毕竟排除了人的因素之外,作品连其创作意图都没有,也就不会产生作品了。

 

四、人工智能生成内容所涉各方主体在著作权体系下的权利保护

 

对于上述问题,笔者认为,如果将人工智能技术比作AI使用者手中的笔或照相机,作为创作的工具,其生成内容本身就是AI使用者“思想”的“表达”,可以较好地解决前文所提及的关于当下人工智能生成内容能否构成作品及其作者的问题,同时也能给予AI开发者、AI使用者以及既有作品权利人更为平衡的权利保护。

 

对于AI开发者而言,相当于是笔或照相机的创造者,其对人工智能算法或软件当然享有权利,实践中也多以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形式存在,但由于其不参与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创作过程,对于人工智能生成内容不享有著作权。前述(2019)京73民终2030号一案中,法院还认为“应从保护公众知情权、维护社会诚实信用和有利于文化传播的角度出发,在分析报告中添加生成软件的标识,标明系软件自动生成”。笔者对该判决中关于报告作者的认定结论持不同意见,同样地,也认为AI开发者可以通过与AI使用者之间的协议(如软件许可使用协议等)约定要求AI使用者公示其使用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系通过其开发的软件或算法自动生成,但是否应当将其升格为一项法定权利,笔者暂持保留意见。但若第三方未经允许擅自使用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尤其是对外声称系自己原创或者使用其他AI软件创作),AI开发者对于该第三方似应有主张权利的空间,哪怕仅仅是基于不正当竞争原理援引《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关于虚假宣传或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兜底条款。关于是否可以给予AI开发者就利用其AI技术创作的内容以一定形式的“署名权”,一方面需要平衡公众知情权利、鼓励和保护自然人创作作品,避免人类创作空间和能力的萎缩;另一方面,也要保护AI开发者在AI技术上的投入和创新,避免不正当竞争行为压制新技术的发展和进步,确实有待于法律的进一步明确。

 

对于AI使用者而言,笔者认为在当下人工智能还不能完全摆脱人的参与而自行完成创作的绝大多数情况下,AI使用者就是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作者,其应享有著作权法上规定的作者的所有权利。至于AI使用者实际可能在人工智能生成内容产生过程中的贡献较小、独创性较低等因素,可以通过强制申明AI创作工具、降低保护力度、调整侵权判赔金额等予以彰显。特别需要考虑的是在AI技术的强大算力下,可以在数秒钟之内创作成千上万的“作品”,该种海量创作一定程度上挤压了人类创作者的创作空间,在认定使用AI技术创作的作品独创性时,应当倾斜保护人类创作者。

 

对于既有作品权利人,一般其作品被AI开发者开发的人工智能软件或算法抓取或纳入其数据库,并成为AI创作内容的基础和模仿的对象。笔者认为,应当赋予既有作品权利人选择的权利,即既有作品权利人可以申明拒绝被抓取为AI数据库内容。对于利用AI技术就特定自然人(例如著名作家、艺术家等)的作品进行海量摹写的行为,还应当取得此类既有作品权利人的特别许可,并由既有作品权利人和AI使用者就作品的署名、许可使用范围和费用等进行明确约定,以免既有作品权利人的独创性被大量风格相似的AI作品所稀释。或者为鼓励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将其纳入合理使用或强制许可制度中,以AI开发者和使用者付费为条件,支付许可使用费后,方可以其既有作品为基础进行AI内容创作。

 

五、结语

 

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法律的滞后性越来越明显。新的技术、新的产业所带来的新的法律问题往往面临暂无明确规定,有待另行立法,或是通过法律解释的智慧将新的问题纳入既有法律规定的框架予以解决。人工智能无疑是人类社会未来发展的一大趋势,也一定会经历前述法律从滞后到跟上乃至引领的过程。本文所述系笔者对于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在当前《著作权法》及其相关法律法规框架下的探讨尝试。笔者亦认可《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或许可以成为对人工智能生产内容所涉各方利益平衡的有益补充。笔者期待对于这些法律暂时空白的领域能尽快有相应立法或司法解释的出台,也期待法律工作者们在此之前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慧,运用法律解释等工具,在现有法律框架下保护相关各方的合法权利、鼓励创作的同时亦推动技术的进步。


联系我们

微博:普世万联律频道

电话:021-52988666

传真:021-62317688

官网:www.pushiwanlian.com

邮箱:pushi@pushiwanlian.com

地址:中国上海市云岭东路89号长风国际大厦4层

邮编:200062


北京某市场主体被罚后,制作发布短视频该如何避雷?



分享到:
回到顶部
相关内容
2022 - 07 - 13
文 | 刘斌律师 高级合伙人笔者按:进入7月以来,多地开启了“蒸烤模式”。今天上午8点,上海发布了高温橙色预警信号;11时55分,更新高温橙色预警信号为高温红色预警信号;14时30分,上海中心城区最高温达到40.9℃,追平了上海自1873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史上最高温纪录。由于夏季高温天气导致从事户外作业的劳动者中暑甚至死亡的事件时有发生,给劳动者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造成了严重损害。在复工复产的关键阶段,如何加强高温作业、高温天气作业的劳动保护工作也成为了社会各界共同关注的重要问题。高温难耐!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应该关注哪些与防暑降温相关的劳动法律问题呢?一、什么是高温作业?高温作业,是指有高气温、或有强烈的热辐射、或伴有高气湿(相对湿度≥80%RH)相结合的异常作业条件、湿球黑球温度指数(WBGT指数)超过规定限值的作业。二、如何界定高温天气和高温天气作业?高温天气,是指地市级以上气象主管部门所...
2022 - 07 - 08
文 | 陈一痕律师 陆梦慰律师 陈梓源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一、事件回放近日,五位女明星在一档综艺节目中演绎台湾歌手郑智化作词、作曲并演唱的经典歌曲《星星点灯》时,为了贴合其甜美活泼形象,对歌曲重新编曲,改变了歌曲风格,并修改了部分歌词,将原歌“现在的一片天,是肮脏的一片天…再也看不见”改成“现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总是看得见”。因改编后的表演令观众耳目一新,五位女明星拿下了该场“公演”第一名。郑智化知晓后,通过微博表达了歌词被改的“震惊、愤怒和遗憾” 。由此引发网友热议。 网友除了对表演者的肯定外,也有部分网友表达了对郑智化的不理解。一是,网友猜测,综艺节目中能够表演《星星点灯》,一定是得到了版权方的许可,为了配合舞台演出的需要,也一定获得了改编歌曲的授权。而且,郑智化既已经出售了版权,那又有什么立场来表达不满呢?二是,原歌词创作于三十年前,五位歌手修改后的歌词更积...
2022 - 02 - 10
文 | 阮超律师 高级合伙人 知识产权专委会委员 《商标法》于2019年修订时的一大亮点,在于在第四条中增加了“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的规定。2021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商标审查审理指南》(以下简称为“《指南》”)弥补了前述空白,其中对于“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的审查审理”的相关内容对于相关从业者、商标申请人等各方主体均具有重要意义。 1.《商标法》第四条的立法意图 《指南》“释义”部分明确,《商标法》第四条中“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的规定,旨在坚决遏制“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坚决打击囤积商标的注册申请行为,并进一步指出“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是指申请人并非基于生产经营活动的需要,而提交大量商标注册申请,缺乏真实使用意图,不正当占用商标资源,扰乱商标注册秩序的行为。同...
2022 - 02 - 10
文 | 董美根 陆梦慰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导言 前文(青花椒案反思(一) :商标权的有效性与保护范围)分析了青花椒一案的商标权有效性及保护范围的问题。本文将主要从被告及公众角度来看,是否构成侵权。 二审法院在将“青花椒”界定为调味品的前提下,适用了商标法第59条的规定,认为注册商标中含有直接表示商品(服务)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因此,本案在法律上主要表现为商标中含有公共资源时,商标权人能否独用该公共资源。这一问题进一步表现被告是否正当性使用,这进一步表现为商标法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关系。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通过追溯商标法历史,不难发现,类似于“青花椒”的案件比比皆是,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法或反不正当竞争法的适用思路完全可以借鉴。 一、英美法系的商标法与反不正当竞争...
Copyright ©2017 - 2022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