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研究

也谈昆山于某某砍死龙哥案的定性

日期: 2018-08-31
浏览次数: 373

也谈昆山于某某砍死龙哥案的定性

作者:赵能文

2018年8月27日晚,于某某在昆山市震川路、顺帆路交叉口附近与刘某龙因交通问题发生口角,继而升级为持刀伤害,致使刘某龙死亡。这本属于一起比较常见的刑事案件,由于刘某龙蛮横持刀伤人却招致杀身之祸,加之媒体的过度渲染和广大网民的积极介入,对于于某某行为的法律定性成了网络热议的话题。

法律研究 | 也谈昆山于某某砍死龙哥案的定性

相关案件监控视频截图

纵观媒体报道,对于刘某龙持刀砍人时长刀脱手,被于某某捡起长刀连砍刘某龙前五刀的性质,几乎一致认为于某某的行为符合刑法第20条第3款的规定,属于对“正在行凶”的不法侵害行使“特殊防卫权”,此时造成刘某龙的死伤,于某某的行为均属于正当防卫。但是,在刘某龙转身跑向宝马车过程中,于某某又对刘某龙砍了第六刀,在刘某龙逃向驾驶室时,于某某又对刘某龙砍出了第七刀。对于这第六刀、第七刀砍杀行为,到底属于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存在着较大的争议。

笔者认为,对于于某某导致刘某龙死亡的性质,应当撇开情感因素依照刑法的规定予以认定。对于第六刀、第七刀砍杀行为的定性,既不能依照刘某龙当晚的持刀砍人过错在先的行为进行分析,更不能扒出刘某龙过往的种种劣迹作为评判的标准,甚至不能以第五刀是否已经造成刘某龙的死亡作为认定的依据,而应当根据正当防卫的条件予以评判。其实,无论是认定为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其行为必须具有防卫性质,也就是说,防卫过当同样必须具备正当防卫的其他四个条件,这些条件包括正当防卫的起因条件、时间条件、主观条件以及对象条件,只是其防卫行为超过了刑法规定的限度条件。而本案争议的焦点并不是于某某的行为是否超过了正当防卫的限度,而应当在于:于某某的行为是否符合正当防卫的时间条件,即于某某砍第六刀、第七刀的时候,刘某龙的不法侵害行为是否已经停止。如果刘某龙的不法侵害行为已经停止,则于某某第六刀、第七刀砍杀行为就不再具有防卫性质,而是属于“事后防卫”,这种“事后防卫”行为与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都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系。只有在刘某龙的不法侵害行为尚未停止的情况下,于某某才有实施防卫行为的可能性,其砍出的第六刀、第七刀行为才能够在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的框架下讨论。

对于刘某龙的不法侵害行为是否已经停止,需要从主客观两个方面予以讨论。其一是,客观上刘某龙转身跑向宝马车的行为到底是真正的落荒而逃,还是逃向车子是为了拿出诸如枪支等更具有杀伤力的凶器试图射杀于某某,其二是,于某某主观上如何认识刘某龙的转向宝马车行为。申言之,如果客观上刘某龙转向宝马车不是为了逃跑,而是拿出枪支等还击于某某,而于某某又知晓刘某龙的目的,则于某某的第六刀、第七刀砍杀行为当然属于正当防卫;如果客观上刘某龙转向宝马车不是为了逃跑,而是拿出枪支等还击于某某,但于某某并不知晓刘某龙的这一继续实施不法侵害目的,于某某基于报复心理而杀死了刘某龙,则于某某的行为仍然不应当认定为正当防卫。如果刘某龙转向宝马车的行为确实是为了逃跑,表明客观上不法侵害已经停止,这种情况下由于不存在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于某某第六刀、第七刀砍杀行为无论如何都不能认定为正当防卫。至于该行为的具体定性则要根据于某某是否已经认识到不法侵害行为已经停止这个客观事实,如果认识到不法侵害已经停止的,则于某某的行为属于故意杀人或者故意伤害罪;如果于某某没有认识到不法侵害行为已经结束,而是误认为刘某龙是为了继续攻击他,则于某某的行为属于“假想防卫”,应当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或者意外事件。

本案的另一个难点在于:在刘某龙转向车子若确实是为了逃跑而不是继续实施侵害的情况下,如何判断于某某是否认识到不法侵害已经停止。对此,理论上占主导地位的观点认为,应当遵循主观标准,即以于某某的认识能力为主,结合案发当时的客观情况予以综合判断。考虑到本案的不法侵害人刘某龙是有备而来,而于某某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作出的反击行为,故对于某某不应当要求过高;特别是如果于某某由于惊慌、紧张、激动、恐惧而对刘某龙有过多打击的,应当将于某某的前后行为作为一个防卫行为整体考虑,而不宜认定为“事后防卫”;同时,在事实认定存疑时,应当遵循有利于被告人原则予以处理。基于上述分析,根据媒体报道的案件事实来看,笔者更倾向于将于某某第六刀、第七刀的砍杀行为认定为正当防卫或者意外事件。

分享到:
回到顶部
相关内容
2021 - 11 - 17
文 | 张鸽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注: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海坛特哥”,原标题:北京某市场主体被罚后,该如何制作发布短视频?一、据以研究的案例(一)案情概要2021年8月25日,北京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总队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北京某市场主体涉嫌存在擅自制作广播电视节目和传播互联网视听节目的违法行为。经查,该市场主体在未持有《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以下简称“《制作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以下简称“《传播许可证》”),不具备制作广播电视节目相应资质的专业人员和审核人员的情况下,擅自制作38期广播电视节目,在市场主体网站和多家网络平台广泛传播。2021年9月26日,总队依法对当事人做出没收节目载体、警告和合并罚款13000元的行政处罚。(二)案情后续 受到处罚后,该市场主体迅速下架了其在官网及多家网络平台上发布的视频 ,截止目前,在上述网站,已无法搜索到该市...
2021 - 11 - 04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导   语在如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环境下,各类公司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其中不少公司的经营管理方式更是别出心裁。在近期处理的案件中,笔者发现:部分公司股东之间存在着约定承包经营以及收取固定收益的情况。就此类情形中蕴含的若干法律问题,笔者在此与大家分享(本文所讨论的公司限于有限责任公司):一、什么是股东间约定承包经营?承包经营属于企业管理机制的一种,在我国成立的公司中,有部分股东在公司内部的经营管理上就采用了承包经营的方式,如,A、B分别为甲公司的股东,公司成立后,A与B签订协议约定,由A对甲公司实施整体承包经营,承包经营期间,B不再参与甲公司的经营管理。股东间约定承包经营的同时,往往还会一并达成有关固定收益的约定,例如,在刚才的情形中,A与B还约定,承包经营期间,甲公司不再进行分红,所以盈亏均由A独自承担;同时,A每年不论盈亏向B...
2021 - 10 - 20
作者 | 普世万联财税专委会执笔人 | 陈刚律师 合伙人 财税专委会主任前   言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前期在郑爽偷逃税案件检查过程中,发现张恒帮助郑爽偷逃税款并依法进行立案检查。税务部门检查发现,张恒作为郑爽参演《倩女幽魂》项目的经纪人,策划并操作了约定片酬的合同拆分、“掩护公司”设立等事宜,确实存在帮助郑爽逃避履行纳税义务的行为,因此依法对其进行处罚。10月18日,上海市税务部门通报了对张恒帮助郑爽逃税的处罚结果。至此,轰动一时的“郑爽逃税案”基本告一段落,该案的处理结果凸显了国家税务部门将持续保持税收监管力度的决心。(相关报道,截自“央视新闻”)从官方通报的案情来看,张恒通过设计拆分片酬,由制片方对郑爽实际控制公司以“增资”的形式支付“天价片酬”,帮助郑爽偷逃税款。估计张恒当时肯定为发明这个所谓的“税务筹划”方案而沾沾自喜,却不想今日为突破法律底线而付出代价。涉税...
2021 - 10 - 18
导    言协议离婚有哪些要素?不要孩子可以离婚吗?诉至法院会如何处理?经普陀区妇联指导、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支持,普陀区妇女儿童活动指导中心自2020年3月起,陆续刊登了由我所合伙人徐巧月律师主讲的关于婚姻家庭、妇儿维权普法小课堂的系列推文,所有内容均为原创,旨在普及法律常识、鼓励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今日转载第二十二期,敬请关注!第二十二讲故事摘要:(点击此处查看视频)江程有个朋友叫江俊与小彩于2015年登记结婚,2018年生育了儿子小江。现在,由于孩子要上幼儿园了,夫妻俩经常争吵,矛盾越来越大,双方都同意离婚,但都不愿意亲自抚养儿子。江俊觉得,自己工作繁忙,经常加班出差,父母年龄偏大,没法带孩子。小彩觉得这是男孩子,跟着父亲更有利于成长,自己的父母又都不在这个城市,没法带孩子。(故事内容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问  &...
Copyright ©2017 - 2022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