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研究

中国音乐产权证券化面临的风险探讨 ——兼论全球音交所(AIP.trade)模式存在的法律问题

日期: 2018-10-09
浏览次数: 222

中国音乐产权证券化面临的风险探讨

——兼论全球音交所(AIP.trade)模式存在的法律问题

作者:尹哲  张柔嘉

2018年8月16日,“全球音乐版权投资第二入口论坛”于北京召开。论坛上,“全球音交所(AIP.trade)”(下简称AIP)由开发公司CEM国际宣布正式开始内测。据CME国际CEO赵易天介绍,结合区块链底层技术进行歌曲新股发行与交易的平台AIP的目的在于开展音乐版权证券化,创造“基于收益再融资的音乐版权投资第二入口”。AIP的运作方式与股票交易无异:拥有歌曲版权的音乐人、唱片公司、版权公司通过在AIP上“歌曲上市”出售一部分未来歌曲版权收益的股票,投资者在交易平台上购买股票,自担风险,获得短期或长期投资收益。

AIP以“为中国音乐人更高效地获得收益回报、更方便地进行融资”为理念,在中国对仍处于探索阶段的知识产权证券化进行一次大胆的尝试。但必须承认,在中国法律框架下,该平台本身及其运作模式的合法性仍存在一定的问题,发起人和投资者实际上都承担着风险。如何在中国合法运作知识产权证券化已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现状

总体而言,资产证券化是一个将具有稳定且可预测现金流、但不具有流动性的财产或财产权利包装为可流通的带息证券的过程。其最大特点是使得收益周期长、流动性差的资产的所有人获得,为企业增加融资渠道。

目前国内资产证券化主要有两种形式:1.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监管下的信贷资产证券化,即发行人将基础资产出售给特殊目的载体(SPV),由SPV以基础资产未来的现金流为支持发行资产支持证券;2.证监会监管下的资产证券化,即以“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为载体的非银行类资产证券化管理模式。我国资产证券化领域当下并无专门统一规范,前一种模式暂时由《金融机构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试点监督管理办法》、《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制;后者主要由《证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及《证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制。

知识产权证券化属于资产证券化的一种新形式:以知识产权资源为融资对象,通过公募渠道发行证券进行资金募集。其与传统资产证券化的根本区别在于基础资产的预期现金流来源为无形的知识产权,但整体架构及运作模式与资产证券化基本无异,参与主体同样包括发起人、SPV、信用增级机构、信用评级机构、承销商、服务商和受托人。目前国内缺少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实践经验,也并无专门针对知识产权证券化的法律规定,故目前如欲在国内推行知识产权证券化,只能在资产证券化的上述尚不完善的法律框架内摸索进行。2018年6月,在海南举行的“海南知识产权五指山论坛”上,来自全国的专家学者共同签署“海南共识”,明确以知识产权证券化为核心,推动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建设。知识产权证券化在我国已缓慢起步。


二、在我国推行音乐版权证券化所面临的难题

知识产权证券化本身就始于音乐领域——20世纪90年代的“鲍伊债券”开创了世界范围内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先河,音乐版权证券化是知识产权证券化中一个不可忽视的部分。结合音乐作品本身的特点以及我国的现实情况,我国的音乐版权证券化进程将会面临如下几个问题:

(一)基础资产的选择存在困难

可以产生稳定现金流的音乐作品是音乐版权证券化的核心因素,“鲍伊债券”的成功离不开大卫鲍伊本人优秀的音乐作品、广泛的听众基础、巨大的商业价值,在“鲍伊债券”后也再无如此成功的版权证券化。音乐作品本身价值难以确定,一首音乐作品的商业价值取决于多方面不确定的因素,如歌手本身的知名度、市场推广、特定适用环境等等,这就给音乐版权证券化过程中确定基础资产的现金流带来了障碍——此类证券的风险不明,投资者难以估计版权池内音乐版权的实际价值,这就无法吸引更多的投资者。

(二)缺少信用评级、增级机制

信用评级贯穿资产证券化中的始终,不仅可以为投资者披露资产证券化产品的风险,指引投资者的投资行为;也可以为资产证券发行各个环节的参与者揭示存在的风险,以达到消除风险、顺利发行证券的目的。信用增级是资产证券化的一个特殊机制,是利用一系列手段在基础资产本身信用不足的情况下确保发行的证券可以获得较高的信用评级,常用手段有优先/次级结构、现金储备账户、超额抵押等等,信用增级有利于降低投资者的整体风险。完善的信用评级、增级体系对保护投资者权益、使投资者对投资风险准确判断具有很大的意义。

我国目前缺少专业的音乐版权证券化信用评级、增级机构,难以针对音乐版权证券作出相应的信用评级,也无法通过信用增级降低资产风险,这将直接影响投资者的判断和权益。

(三)音乐版权预期收益风险较大

以音乐版权将会产生的持续稳定现金流保证投资者的本息收益是音乐版权证券化可实现良性发展的关键,但在当前我国对音乐版权保护较为薄弱的情况下,音乐作品的实际收益会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传统的音乐作品盈利渠道,如售卖CD、磁带等已被信息网络时代淘汰,数字音乐平台成为音乐作品盈利的主要渠道,也是很多缺乏知名度的歌曲获得报酬的唯一渠道。我国数字音乐平台近两年才缓慢步入正轨,且长期存在几大音乐平台垄断音乐版权、盈利模式单一、用户付费意愿薄弱等阻碍音乐版权收益的问题,此外盗版猖獗也对收益有较大影响。不改善我国的音乐版权盈利模式,音乐版权证券化就难以进行。


三、AIP自身存在的法律问题

AIP已于今年八月开始内测,包括中国大陆地区在内的世界各地的用户均可在其网站上(https://aiptrade.com/)注册账号,并使用账号内的资金购买歌曲股票,被证券化的歌曲均为中国各地音乐人的最新作品。观察AIP网站的交易页面(https://app.aiptrade.com/explore)公布的交易数据可见,有众多中国大陆地区的用户参与到该网站的歌曲股票买卖之中。

AIP试图在中国音乐版权证券化的空白版图上迈出第一步,为音乐人开辟除了由唱片公司、音乐平台等专业机构控制的传统版权收益模式外,更为自主、市场化的融资渠道;为投资者打开“音乐版权投资第二入口”。但站在保护中国大陆地区投资者的角度,AIP在目前的投资环境和法律框架下存在如下几个问题:

(一)AIP所属公司不具有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发起人资格

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发起人需要具有法定主体资格、获得市场准入。按照我国《信托法》规定,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发起机构必须是通过设立特定目的信托转让信贷资产的金融机构或中国银监会批准的其他机构。2011年国务院为整顿文化产权交易发布《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指出我国可以从事“将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采取集中竞价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的金融业务的场所,只有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所或国务院批准的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开展证券期货交易活动必须经国务院相关金融部门及相关政府部门批准。《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决定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更是进一步禁止处于试点阶段的文化产权交易所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由此可见,当前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交易的门槛极高。

据相关新闻报道,于AIP平台上进行的音乐版权证券化的发起人“CEM国际”的公司注册地为新加坡,AIP官网上显示的法律条款也依据新加坡当地法律制定——从AIP的幕后团队、所提供的被证券化的歌曲以及在中国的宣传模式可合理推断,这是一种刻意规避我国关于知识产权证券化发起人资格规定的做法,即在我国范围内,AIP事实上是由境外互联网平台为大陆用户提供证券交易服务。根据《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只有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境外证券经营机构方可在境内经营证券业务。目前境外证券交易受保护的途径只有两个:沪港通和QDII。此前,证监会点评类似AIP这类使用互联网进行境外证券交易的模式:“缺乏法律保障,一旦发生纠纷,投资者权益将无法得到有效保护”。

(二)交易模式存在规避国内法律的可能性

AIP的交易模式完全以该平台为依托:用户向AIP账户充值交易金后,使用账户内的交易金购买相应歌曲的股票,进行常规股票交易,交易收益可从账户提出。目前AIP的账户充值方式仅限于向其提供的开户行位于新加坡的指定银行账户汇款,且写明“内测期间我们目前暂不接受来自中国大陆的汇款。正式付款通道开通时我们将通知大家”。但事实上,由其交易页面公开的信息可见,有不少账号名开头为中国大陆区号的账户在AIP上进行数额较大的股票交易。经咨询银行业内人士后了解到,中国大陆的自然人向该境外自然人的账户汇款时,除了单笔不可超过五万美元外没有其他限制。这种条件下,中国大陆的AIP用户可将钱款汇给境外账户,再由该境外账户的持有人向AIP指定账户转账。

AIP在中国大陆并不是合格的证券发行平台,故也不可能存在吸收投资者款项的资质。这种交易模式的设计存在故意绕开中国法律的嫌疑,使得相关部门无法对AIP平台的交易进行监管,投资者的权益也无法得到保障。一旦AIP自身发生任何意外而关停,或用户的账户被AIP依该网站条款直接删除,投资者的资金将无从追回,故存在极大的风险。

(三)具有音乐作品著作权非法集体管理的隐患

根据AIP官网的描述,持有音乐作品版权的音乐人个体是音乐作品证券化的申请主体,AIP在收到该音乐人申请后代理音乐人对其作品进行证券化并代理发行证券、收取收益,在此后给音乐人分配相应版税,平台从中收取新股发行上市费的5%作为管理费。在AIP此种发行音乐版权证券的模式下,AIP代理音乐人行使其著作权权利,事实上形成了对其平台上众多音乐作品版权的集体管理。

依据我国《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具有“唯一性”和“全国性”,除依法设立的集体管理组织外,任何其他组织和个人均不得从事著作权集体管理活动。这就完全否定了我国范围内的著作权代理公司的合法性。在这一层面上,AIP本身在我国的法律框架内也不具有合法性,中国大陆用户在该平台上进行交易不受中国法律保护。



参考文献:

1.李松伟. 音乐版权证券化法律问题刍议[J]. 公共管理, 2017, (19): 80-82.

2.黄光辉.知识产权证券化的风险及其防范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0.

3.孙春伟.知识产权证券化的适格发起人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4(03):160-163.

4.熊琦.非法著作权集体管理司法认定的法源梳解[J].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7(5).

分享到:
回到顶部
相关内容
2021 - 11 - 17
文 | 张鸽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注: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海坛特哥”,原标题:北京某市场主体被罚后,该如何制作发布短视频?一、据以研究的案例(一)案情概要2021年8月25日,北京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总队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北京某市场主体涉嫌存在擅自制作广播电视节目和传播互联网视听节目的违法行为。经查,该市场主体在未持有《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以下简称“《制作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以下简称“《传播许可证》”),不具备制作广播电视节目相应资质的专业人员和审核人员的情况下,擅自制作38期广播电视节目,在市场主体网站和多家网络平台广泛传播。2021年9月26日,总队依法对当事人做出没收节目载体、警告和合并罚款13000元的行政处罚。(二)案情后续 受到处罚后,该市场主体迅速下架了其在官网及多家网络平台上发布的视频 ,截止目前,在上述网站,已无法搜索到该市...
2021 - 11 - 04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导   语在如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环境下,各类公司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其中不少公司的经营管理方式更是别出心裁。在近期处理的案件中,笔者发现:部分公司股东之间存在着约定承包经营以及收取固定收益的情况。就此类情形中蕴含的若干法律问题,笔者在此与大家分享(本文所讨论的公司限于有限责任公司):一、什么是股东间约定承包经营?承包经营属于企业管理机制的一种,在我国成立的公司中,有部分股东在公司内部的经营管理上就采用了承包经营的方式,如,A、B分别为甲公司的股东,公司成立后,A与B签订协议约定,由A对甲公司实施整体承包经营,承包经营期间,B不再参与甲公司的经营管理。股东间约定承包经营的同时,往往还会一并达成有关固定收益的约定,例如,在刚才的情形中,A与B还约定,承包经营期间,甲公司不再进行分红,所以盈亏均由A独自承担;同时,A每年不论盈亏向B...
2021 - 10 - 20
作者 | 普世万联财税专委会执笔人 | 陈刚律师 合伙人 财税专委会主任前   言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前期在郑爽偷逃税案件检查过程中,发现张恒帮助郑爽偷逃税款并依法进行立案检查。税务部门检查发现,张恒作为郑爽参演《倩女幽魂》项目的经纪人,策划并操作了约定片酬的合同拆分、“掩护公司”设立等事宜,确实存在帮助郑爽逃避履行纳税义务的行为,因此依法对其进行处罚。10月18日,上海市税务部门通报了对张恒帮助郑爽逃税的处罚结果。至此,轰动一时的“郑爽逃税案”基本告一段落,该案的处理结果凸显了国家税务部门将持续保持税收监管力度的决心。(相关报道,截自“央视新闻”)从官方通报的案情来看,张恒通过设计拆分片酬,由制片方对郑爽实际控制公司以“增资”的形式支付“天价片酬”,帮助郑爽偷逃税款。估计张恒当时肯定为发明这个所谓的“税务筹划”方案而沾沾自喜,却不想今日为突破法律底线而付出代价。涉税...
2021 - 10 - 18
导    言协议离婚有哪些要素?不要孩子可以离婚吗?诉至法院会如何处理?经普陀区妇联指导、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支持,普陀区妇女儿童活动指导中心自2020年3月起,陆续刊登了由我所合伙人徐巧月律师主讲的关于婚姻家庭、妇儿维权普法小课堂的系列推文,所有内容均为原创,旨在普及法律常识、鼓励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今日转载第二十二期,敬请关注!第二十二讲故事摘要:(点击此处查看视频)江程有个朋友叫江俊与小彩于2015年登记结婚,2018年生育了儿子小江。现在,由于孩子要上幼儿园了,夫妻俩经常争吵,矛盾越来越大,双方都同意离婚,但都不愿意亲自抚养儿子。江俊觉得,自己工作繁忙,经常加班出差,父母年龄偏大,没法带孩子。小彩觉得这是男孩子,跟着父亲更有利于成长,自己的父母又都不在这个城市,没法带孩子。(故事内容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问  &...
Copyright ©2017 - 2022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