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研究

网购却不能在线索赔?消费者维权难如何解决?

日期: 2020-03-15
浏览次数: 31


文 | 翟雯婕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徐巧月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很多公共场所关闭,一些线下商业实体店门就算勉强开业,也是门可罗雀。疫情防控所需,宅家成了日常,老百姓越发依赖线上购物,结果就是:网购订单的激增——消费者在疫情期间更愿意在家动动手指下单,然后坐等美食、商品送至小区门口。


笔者也是一位网购的忠粉,我觉得网购正向地改变了你我的生活。同时,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笔者又看到了网购的另一面:基于网购平台(狭义上仅指电子商务经营者,广义上则包括所有网络购物平台)单方制定平台规则的现状下,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正在受到侵蚀,导致基于网购的消费者维权的难度渐大于线下交易。


根据《2019年(上)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电商投诉同比递增12.32% ,投诉量为历年最高。


网购却不能在线索赔?消费者维权难如何解决?


如果我们去看投诉数量增长趋势分布图表,除2014年上半年有所下降外, 2013年至2019年上半年全国电商投诉数量总体呈现增长趋势。当然,数据增长的一大原因是因为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但我们也在这狂增的数据背后,看到了网购带给消费者的维权需求的增加。


随着电商平台(如某宝、某品会等)的兴起,作为消费者的我们,都逐渐享受到了“网购7天无理由退货”的便利,这项权利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保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根据该法条,凡经营者采用网络、电视、电话、邮购等方式销售商品,消费者有权自收到商品之日起七日内退货,且无需说明理由,特定产品除外。除外情况是“消费者定作的商品、鲜活易腐的商品、在线下载或者消费者拆封的音像制品、计算机软件等数字化商品、交付的报刊、其他根据商品性质并经消费者在购买时确认不宜退货的商品。”。这7天无条件的反悔权,大大保障了网购消费者的权益。毕竟,如果网络描述与实物差距过大,消费者直接退货即可,方便快捷,反过来也可以遏制夸大、虚假的产品描述,让远程的非接触式购物,更真实。


说到虚假描述,笔者想到了“欺诈”,不知道大家的脑海里是否会跳出《消保法》的另一个条款:第五十五条。该条款规定了如果经营者构成消费欺诈的,消费者有权主张退一赔三。涉及食品的,《食品安全法》规定是十倍赔偿。道理是一样的,都属于惩罚性赔偿条款。


网购却不能在线索赔?消费者维权难如何解决?


2019年1月1日,《电子商务法》开始施行,第六十三条(以下简称“63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可以建立争议在线解决机制,制定并公示争议解决规则,根据自愿原则,公平、公正地解决当事人的争议”。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有协助消费者与平台经营者沟通、争议解决等义务,而《电子商务法》赋予了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在“自己的地盘”制定争端解决规则的权利。


那么,电子商务平台制定的争端解决规则,是如何通过强化“七天无理由退货”而影响消费者获得退一赔三(或赔十)的呢?


这句话有点绕口,我们再详细解释一下:大家是否能回忆起自己下载一款购物app或者进入一个购物小程序时,会有一个《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这两个协议内容可能不定时更新。但是,一般人都不会看,就会直接选择打勾,然后点击下一步;不过,就算你是不一般的人,仔细去看了,如果你需要使用,那你也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选择打勾,然后点击下一步”。而在大多数平台制定的争端解决规则中,平台都是引导性、倾向性地强调“七天无理由退货、被欺诈仅退款、平台先行赔付的规则”,然后概括性地陈述“消费者有权依法向经营者主张权利(或索赔),法律另有规定的按规定等”。


因此,如果消费者在网购中遇到经营者存在《消保法》规定的可以索赔的欺诈行为时,难以直接通过平台主张,而仍需要借助其他途径维权。笔者在这里要强调的是,平台不能解决的,不代表消费者失去了获得惩罚性赔偿的权利,只是因为网购交易中对于经营者主体的确定、交易内容的保存等取证都存在难度,可能导致消费者维权成本过高、时间过长等,从而事实上导致消费者维权难,甚至直接放弃维权。例如,有一些电商会提出将问题商品寄回做鉴定,消费者一旦寄回就无法保证能够获得公正的鉴定结果或者拿回问题商品,因此也就丧失了维权的基础性证据,如果消费者持问题商品自行鉴定,那又要去证明手里的问题商品是电商卖出来的问题商品,难度堪比证明“我爸是我爸”。


网购却不能在线索赔?消费者维权难如何解决?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笔者问了几个身边的朋友有没有想过自己网购如果遇到欺诈,可以和线下购物一样享有退一赔三的权利,得到的答复是对于能够退货退款已经满足了。现实中,消费者维权的方式,主要有:直接找经营者、找网购平台、找消保委(12315)、12345(市长热线)、12348(法律咨询热线)、诉讼……不管结局好与坏,基本都是“含泪”走完漫漫维权路。


说到这里,笔者作为一名时常需要网购的消费者,想提出一个思考和问题,那就是电商平台的交易规则(争端解决规则)中,如果增加消费者直接可以在平台上申请获得惩罚性赔偿的规则,经营者缴纳的保证金直接用以赔付,是不是会对消费者更友好一些,是不是可以减少一些投诉?


分享到:
回到顶部
相关内容
2022 - 02 - 10
文 | 阮超律师 高级合伙人 知识产权专委会委员 《商标法》于2019年修订时的一大亮点,在于在第四条中增加了“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的规定。2021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商标审查审理指南》(以下简称为“《指南》”)弥补了前述空白,其中对于“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的审查审理”的相关内容对于相关从业者、商标申请人等各方主体均具有重要意义。 1.《商标法》第四条的立法意图 《指南》“释义”部分明确,《商标法》第四条中“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的规定,旨在坚决遏制“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坚决打击囤积商标的注册申请行为,并进一步指出“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是指申请人并非基于生产经营活动的需要,而提交大量商标注册申请,缺乏真实使用意图,不正当占用商标资源,扰乱商标注册秩序的行为。同...
2022 - 02 - 10
文 | 董美根 陆梦慰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导言 前文(青花椒案反思(一) :商标权的有效性与保护范围)分析了青花椒一案的商标权有效性及保护范围的问题。本文将主要从被告及公众角度来看,是否构成侵权。 二审法院在将“青花椒”界定为调味品的前提下,适用了商标法第59条的规定,认为注册商标中含有直接表示商品(服务)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因此,本案在法律上主要表现为商标中含有公共资源时,商标权人能否独用该公共资源。这一问题进一步表现被告是否正当性使用,这进一步表现为商标法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关系。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通过追溯商标法历史,不难发现,类似于“青花椒”的案件比比皆是,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法或反不正当竞争法的适用思路完全可以借鉴。 一、英美法系的商标法与反不正当竞争...
2022 - 02 - 10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 导   言 在社交网络高度发达的今天,微信已成为人际沟通最主要的渠道之一,与此同时,微信聊天记录也越来越普遍地作为证据出现在各类民事诉讼中。那么应当如何准备和提交微信聊天记录才能形成合格的民事诉讼证据呢?本次笔者就与大家共同探讨微信聊天记录作为民事诉讼证据需要注意的若干问题。 一、聊天记录的完整性 当案件需要将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证据时,很多当事人都会把案件所需要的某一段聊天记录截图,并将上述截图作为证据提交给法庭,但却忽略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证据的部分特点。首先,微信聊天记录的形成与我们日常所见的合同等书面文件存在极大的不同,就在于微信聊天是人们生活与交流的片段记录,并非人们因为某特定事宜而专门组织语言并书面形成的约定。因此,如果要想让微信聊天记录真正发挥足够的证明作用,应当要结合上下文乃至全...
2022 - 02 - 09
文 | 董美根 陆梦慰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律师注:鉴于篇幅,“反不正当竞争视角下的青花椒案”系列文章将分两篇刊发,(一)主要分析青花椒案的商标权有效性及保护范围的问题;(二)则主要从被告及公众角度来看,商标的使用是否构成侵权。我们将于明日(周四)推出下篇,敬请关注! 案情简介 原告上海万翠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在第43类餐厅、饭店等服务上受让或注册了三个商标,分别为:第12046607号商标(见图一)、第17320763号商标(见图二),第23986528号商标(见图三)。目前三个商标处于有效状态。 图一图二图三成立于2021年5月21日的被告温江五阿婆青花椒鱼火锅店,在店招上使用“邹鱼匠 青花椒鱼火锅”字样。其中,“邹鱼匠”为火锅店经营者注册的第54776844号注册商标,商标专用权有效期为2021年10月21日至2031年10月20日,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3...
Copyright ©2017 - 2022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